<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optgroup>
<xmp id="gsuu8">
<small id="gsuu8"><small id="gsuu8"></small></small>
<code id="gsuu8"><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code id="gsuu8"></code></optgroup><menu id="gsuu8"></menu>
中国国家地理
www.9968458.com

雅漂十年与漂流雅鲁藏布大峡谷之梦

www.dili360.com 2008-12-04 17:48 《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12月 撰文/税晓洁 摄影/税晓洁 等

    大峡谷深处的绒扎瀑布落差30米,从高处俯瞰,激流澎湃、气势磅礴。任何一个漂流雅江的队伍都期冀能够成功漂流大峡谷,成功漂流包括绒扎瀑布在内的多个大瀑布,可是至今还没有人成功过,令漂流大峡谷成为无数人不朽的梦想。

    两条简陋的橡皮艇绑在一起,漂流在险滩密布、激流涌动的雅江上,真是命悬一线。雅漂队员们仅靠着小小的划桨,齐心合力在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中前行,全体安全行驶到大峡谷入口,着?#31561;?#20154;钦佩。

    面对每一个袭来的巨浪,雅漂队的队员们都镇定自若,即使橡皮艇里灌满了水,也不会慌张。

  喜马拉雅山脉西段北麓,雅鲁藏布江源头杰马央宗冰川?#20063;?#30340;一面山坡上,我正气喘如牛,心跳如鼓。我们雅漂队二十多名成员都在蚂蚁般缓慢地爬?#23567;?#25105;们的心脏?#22836;?#37117;严重缺氧,每走一步胸腔都像要炸开似的。看起来只有几百米高的小山,我们却爬了两个多小时。

  山谷尽头的杰马央宗冰川在阳光下闪着清凉的光。冰川融水是奶汁一样的乳白色,流成一张绵绵的水网,铺向远方。众山谷的冰雪融水,汇聚到热布杰错,出湖已经变得水量充沛,孕育出世界最高大河雅鲁藏布江。

  十年过去了,许多场景早已沉淀在记忆深处变得模糊不清,但是这一幕,却总历历在目——第二天,1998年9月8日,我们这支由科学家、教师、医生、警察、?#38054;摺?#25668;影家、探险家、工人、经理、职员等组成的探险队在杰马央宗冰川以下,分乘三艘橡皮艇开始漂流。

  10月27日,我们安全漂抵雅鲁藏布大峡谷入口处的米林县?#19978;?今派镇),之后,奉有关部门指示,改为徒步穿越。38天后,三支小分队均安全走出大峡谷,雅鲁藏布江科考漂流探险完成。

  人类探索大自然的脚步不会停歇,正因如此,人类的?#21491;安?#19981;断扩展。2007年9月,我有幸随中科院遥感所刘少创博士再次探访雅鲁藏布江源。刘博士认为雅江正?#20174;?#26159;昂色冬冬,并非杰马央宗。并?#36965;?#26480;马央宗音译为“杰玛雍仲”可能更为?#38750;小?/p>

  弹指一挥间,我们的雅鲁藏布江漂流已过去十年,按惯例,应?#38376;?#20010;十年纪念之类的活动。2008年是奥运年,媒体上全是百年梦想。不仅媒体,连我们自己,?#37096;?#35201;淡忘了。

  要想掌握江河更多的信息,漂流是最直接的方式

  江河无动力漂流,一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探险项目之一。目前,能在一些河流的某些河段进行安全的旅游漂流,就是建立在先行者探索的基础上。

  中国拥有地球高极青藏高原,大江大?#21448;?#22810;,长江、黄?#21360;?#28572;沧江、怒江、印度?#21360;?#24658;河等著名大河均发源于青藏高原。高山赫然显立,江?#21491;?#32780;不露。对于这些江河,长久以来人们认识模糊。我们雅漂队开漂前膜拜的雅鲁藏布江正源杰马央宗冰川,是1976年?#28227;?#35748;的。此前,库比藏布、杰马央宗、马攸木藏布等都曾被认为是正源。我国第一大河长江,源头也是在1976年的长江源考察中得到确认的。此前人们一直以为长江源头在巴颜喀拉山南麓,考察后才发现原来正源是在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冬雪山西?#21916;?#30340;沱沱河,长江全长也从5800公里增加到6300公里。之后,1986年的长江漂流科考队,实地考察后又提出正?#20174;?#20026;南源当曲,至今争论不休。怒江源头,直到2008年,才由中科院遥感所的刘少创博士确定了准?#32954;?#32622;。

  对于江河而言,要想掌握更多的信息,漂流无疑是最直接的方式。?#21360;?#38271;漂”开始,中国的漂流探险者就一直试图通过漂流这种手段,进行科学考察,取得江河的一手资料。

  雅鲁藏布江下?#21361;?#22260;绕南迦巴瓦峰奔腾咆哮的马蹄形大拐弯峡谷,可能是全世界最难漂流的江段。在这里,冰川、绝壁、陡坡、泥石流和巨浪滔天的河水交错相依,许多地区人类至今无法涉足,仍属认知空白区,堪称地球最后的秘?#22330;?#29978;至,当我们“雅漂?#21360;?#22312;1998年9月8日至10月27日期间,在雅鲁藏布江中游与激流搏斗的一个多月里,还在称呼这个世界第一大峡谷为大拐弯——它正式公布被命名为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在1998年10月18日。

  我们可能是世界上装备最差的探险队

  雅鲁藏布江源头杰马央宗冰川海拔5590米,深藏喜马拉雅山脉西段北麓的雪山深处。从杰马央宗冰川末端至里孜的上游段,河长268公里,水浅湖广,搁浅拖船几乎是我们每天的必修?#21361;?#20174;里孜到?#19978;?#30340;中游段,河长1293公里,险滩密布,人在漂流艇上,生死悬于一线;到了下游著名的大拐弯,?#29992;?#26519;县大渡卡村(海拔2880米)算起,南到墨?#20005;?#24052;昔卡村(海拔115米),峡谷长达504.9公里,平均深度5000米,最深处达6009米,江水流速最快竟达每秒16米以上,徒步穿越大峡谷难度巨大。

  到达大峡谷入口时,我们已经弹尽粮绝,从?#19978;?#36827;入大峡谷走了两天到达加拉村之后,我们找不到也请不起必需的民工。当时进入大峡谷的还有中科院的考察队和一支外国考察队,他们皆财大气粗,早已找光了民工,两支队伍每个队?#27604;?#22343;6个甚至6个以上民工相随,村里的物价也涨到?#33368;?#25152;思的程度。我们两个人也分不到一个民工,决定兵分两路——一支继续从加拉村沿江而下,一支返回到?#19978;?#32763;越多雄拉山口到达墨?#20005;?#32972;崩之后再逆江而上接应。

  整个“雅漂”的过程,如一出超现实的戏剧。最初出现在媒体上的“雅漂”是一次“官办活动?#20445;?998年2月?#23383;??#40065;酰?#22810;家报纸都在报?#26469;?#20107;,认为“中国漂流勇士们将向大拐弯地区发起冲击,向世人展示西藏,开创世界探险史的新篇章”。随后,应?#30333;?#22996;会”之邀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名队员在重庆万盛铜鼓?#24067;?#35757;,?#32531;?#31163;开成都,?#20960;?#39640;原。到达拉萨后,等待我们的现?#31561;?#26159;活动面临流产,队员们必须作出选择。8月26日晚,留下来的20多名队员以队员集资的方式筹集资金,确保本次活动的顺利开展,坚决完成科考漂流任务。

  粮草不足,后无援兵,如此境况,队伍的艰难可想而知。到达大峡谷入口的?#19978;?#26102;,每个队员都形如乞丐,状如饿鬼。这绝非夸张。一路上,为了节约资金和时间,正常情况下,每天也只?#24615;?#26202;两顿饭。在海拔近5000米、流速极缓的上游网状河系,平均每天划船12个小时,每人两万桨左右,食物除了早晚的米饭萝卜羊杂,就是1989年出厂的压缩饼干。一个个激流险滩,汹涌的浪涛大到甚至剥去了人的裤子,?#36335;?#28287;了干干了湿,每天的生存条件都可谓苦不堪言,但可能是精神力量的巨大作用,在这被视为生命禁区的高原,竟没有一个人倒下。到第一个接应点仲巴县时,因超出预定时间4天,船上食物耗尽,整整32小时粒米未沾的队员在县?#27973;?#19978;了牛肉面,竟因油水太足而不能?#35270;Α?#36825;样的事,在我们到达?#38054;?#26102;多次出现。

  二十年前与外国人争夺“长漂”首漂权,二十年后外国人漂流大峡谷却鲜为人知

  “雅漂”之后,我不?#19968;?#20102;好几年的“失语症?#20445;?#28155;了很多坏脾气,直到写完一?#23613;?#38597;鲁藏布江漂流历险记》?#27966;?#26377;?#31859;?#21487;令我悲哀的是,很多读者是把这本书当作励志小说来读的,以为我是虚构故事的作家。

  整个“雅漂?#22791;?#25105;最深的感慨是?#21512;取?#23448;办”后“民间?#20445;?#32467;果是这支探险队的装备和物资条件之差在世界探险史上很可能绝无仅?#23567;?#24466;步在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崇山峻岭,面对滔滔江水,我一直有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23567;?#25105;们是来漂流雅鲁藏布江的,虽然装备、后勤等等一切,都使我们无法再继续漂流梦,但不漂流雅鲁藏布大峡谷总是心有不甘。当时的现实只能是先徒步,弄清水情满足一下好奇心,?#21592;?#26085;后再做打算。但遗憾的是,这个“日后?#20445;?#26102;至今日也没有到来。

  2008年春末?#26576;酰?#25105;进藏看火炬上珠峰。刚走到拉萨,拜完布达拉,依?#19978;?#36891;?#21592;?#30340;?#31034;鄭?#36203;然在2008年3月号《户外》?#21448;?#20013;文版?#23777;?#21040;一则“新鲜的旧闻”时——一支汇集了世界上最顶尖漂流选手的探险队已经漂流过雅鲁藏布大峡谷——我的惊讶是巨大的。

  这是一篇国外亲历者撰写的报道,作者查理·孟席(Charlie Munsey)开篇如是说:“经过10年的准备,探险队队长斯?#38138;亍ち值呂几?Scott Lindgren)和我终于得到中国的允许,可以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漂流了,我们怀揣了10年的梦想终于得?#20801;?#29616;。1997年我们曾带着追梦计划来到雅鲁藏布江,却因水位太高?#40644;绕?#27743;而回。此后斯?#38138;?#19968;直在通过其在西藏的朋友们联系漂流相关签证事宜,直到2001年6月事情终于有了眉目。”

  2002年2月3日,他们带领72名搬运工、20头驴进入大峡谷,至3月2日,在雅鲁藏布大峡谷进行了近一个月的漂流探险。这支队伍的15名成员,来自新西兰、南非、英国与美国。“他们大多在8岁之前就成了漂流一族,而且过去的10年间他们一直‘漂’在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川中,每年花在艇上的时间多于275天。”——我注意到,这是发生在2002年的事情。这篇文章的编者按曰:“六年前的这次冒险在?#35775;?#24341;起巨大的轰动,在故事的发生地中国,却是无声无息”

  这?#26790;?#19981;禁想起1998年我们雅漂队徒步穿越大峡谷期间,面对30多米高、翻滚着难?#23381;?#23481;的惊涛骇浪的藏布巴东瀑布时,不禁心惊肉跳地设想着橡皮艇从这个瀑布冲下来将会如何。不仅是我们雅漂队,任何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能够成功漂流大峡谷吗?人类能够漂过大峡谷的这些瀑布吗?

  十年以后看到这个消息,我很吃惊:雅鲁藏布这个世界第一大峡谷,难道这帮老外真的早已漂过?自20年前和外国人争夺首漂权的1986年“长漂?#20445;?#21040;我所经历的1998年“雅漂?#20445;?#20877;到今天的大峡谷漂流无国人参与和?#36203;?#29978;至对此多年来闻所?#27425;牛?#19968;切?#23478;?#32463;是那么的不同,恍若隔世。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相关?#21364;?#25628;索 雅鲁藏布大峡谷  
30选5中几个才算三等奖
<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optgroup>
<xmp id="gsuu8">
<small id="gsuu8"><small id="gsuu8"></small></small>
<code id="gsuu8"><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code id="gsuu8"></code></optgroup><menu id="gsuu8"></menu>
<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optgroup>
<xmp id="gsuu8">
<small id="gsuu8"><small id="gsuu8"></small></small>
<code id="gsuu8"><xmp id="gsuu8"><optgroup id="gsuu8"><code id="gsuu8"></code></optgroup><menu id="gsuu8"></menu>